养生

智能穿戴風口的那群豬現在飛到哪兒了

2019-05-02 08:02:3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摘要:從對2015年相干數據的調研情況來看,意義非凡的標榜之后,以智能手環為代表的運動類可穿戴裝備的熱潮并未延續火熱太久,產品創新上似乎也陷于乏術。

说起智能硬件在这几年的风生水起,智能手环可谓是起到了先锋带头人的作用。

基于计步这一简单的需求,智能手环打通了与智能的连接,并延展到了训练轨迹、热量消耗、心率监测等一系列运动健康领域的功能,为行业展现了可穿着设备的巨大潜力。由此,智能眼镜、智能服装、智能跑鞋等互联化的衣饰产品纷纭登场,为科技与生活的结合提供了一个新的方向。

不过,从对2015年相关数据的调研情况来看,意义非凡的标榜之后,以智能手环为代表的运动类可穿戴装备的热潮并未持续火热太久,产品创新上似乎也陷于乏术。那末,这些曾经独领风骚的智能手环厂商,如今过得怎么样了呢?

海外市场:堕入增长瓶颈期

在海外市场,我们选择了三个代表性的智能手环品牌——Fitbit、Misfit和Jawbone,来勾画这番图景。

Fitbit

在早一批崛起的可穿着初创中,Fitbit算得上是成功的一家。

不过,尽管顶着智能硬件股和全球的智能手环、手表厂商的光环,但资本市场依然对Fitbit的前景忧心忡忡。

自去年8月其股价上涨至51.64美元的点后,其走势便一路下滑。今年1月12日,Fitbit股价大跌12%并首次跌破当初20美元的IPO发行价;而如今,其股价也一直在20美元以下徘徊并仍趋于下行。实际上,Fitbit当前的市值只有约34亿美元,即上市首日达到的62亿美元的一半。

自身的利润率和来自苹果的竞争是资本市场担心的主因。对后者来说,Apple Watch在中高端市场的控制力正制约着Fitbit在价格上的定位。

尽管其刚刚在美国CES大展上推出的Blaze智能手表拥有彩色的显示屏、5天的续航和199美元的价格,但分析师依然对这款产品的竞争力持怀疑态度——SP Capital分析师安吉洛·奇诺(Angelo Zino)的观点可以代表很大一部分人的想法:Fitbit应该专注于开发成本低于100美元、主打运动健康功能的产品,而不是与Apple Watch正面交锋。

Misfit

单就市场规模来看,Misfit的实力其实不与Fitbit处于同一量级之上,但两者的关注度比肩,尤其是在前者以2.6亿美元“卖身”全球第三大腕表集团Fossil之后。

实际上,Misfit只做了“一款”手环。之所以这样说,缘由在于创业至今,Misfit典型的产品运动追踪器Shine、升级款Shine 2和低价衍生款Flash,其核心设计元素都是一样的。而这似乎也契合了Fossil对时尚的理解,根据官方的说法,收购帮助Fossil缩短了技术研发周期,并借力在消费电子市场建立了人气和口碑。

Jawbone

相比于上市的Fitbit和傍上大款的Misfit,Jawbone的处境便不是太乐观了——尽管其已在1月17日拿到了新一轮1.65亿美元的融资,但据传其估值已经遭遇腰斩。

创立16年,从生产到制造各种配件,再到转型推出可穿着设备,累计融资总额已超过10亿美元但至今尚未实现盈利的Jawbone让外界充满了疑虑,而其在去年下半年开始的一系列动作也在印证这种担心。

6月2日,Jawbone宣布裁员4%,称公司在架构调剂后无法为更多人提供适合的岗位。

11月21日,Jawbone再次裁员15%,关闭纽约办事处,并缩减了匹兹堡和加州森尼韦尔(Sunnyvale)两个办事处的规模。

根据第三方调研机构IDC公布的数据,在2015年第三季度,Jawbone已被甩在了前5名以外。根据第5名步步高(BBK,旗下小天才儿童手表产品)70万台的出货量和3.1%的市场份额来看,其销售数据已经低于这1数字。而就IDC此前公布的报告来看,当年第二季度,Jawbone的出货量约为50万台,当时排在第7位。

国内市场:行业洗牌加剧

从海外厂商的情况来看,整个行业仿佛正在进入一个瓶颈期。而回到国内市场,是否也是这样的情况呢?

实际上,当我们提及国内的智能手环产品时,首先想到的多半会是小米。根据官方日前公布的数据,由华米制造的小米手环在2015年全年的销量为1200万台,较高的性价比成为了其得以一枝独秀的关键。但是,这样一家的成绩却不能代表国内行业的走势。

为此,咨询了几位业内人士,并由此梳理了国内几家“声音较大”的可穿戴厂商的销量情况:

刷刷手环:据相关人士透露,其发售以来的整体销量约为17至18万台。

土曼(智能手表):旗下第二代智能手表在上市约8个月的时间内销量在8000台至1万台左右,而其的圆形表盘产品T-Ripple系列则借助上代产品所积累的线下渠道取得了约2万台左右的销量。据其内部人士向表示,整体市场仍在上行,“过去业内还在讨论‘智能在哪’,现在则主要关注‘该不该买’、‘好不好用’等问题了。”

咕咚手环:目前其首页已无硬件产品的直接相关内容,据其市场推广的相关负责人称,对外推广时也未涉及这方面的部分。

37度手环:据相关人士表示,其销售数据为20万台,今年预计会有新品推出。

阿巴町(儿童智能手表):据称其销售额为3亿元左右,以其400元的产品单价计算,销量估计为70至80万台。

奇虎360(儿童智能手表):目前已迭代到第四代产品,以2015年的主力机型第三代360儿童手表来看,其在早期月销量约为7至8万台,此后有所下滑,年销售范围在50至100万台左右。

出门问问(智能手表):从去年6月起众筹到12月截止,来自天猫自营店、京东、亚马逊和苏宁渠道的合计销量为6万台左右。

而在与上述人士的交流过程中,获得的多的反馈便是行业洗牌大幕的开启,但就智能手环而言,整体销量约为2000万台,但市场正处于下行区间。而就国内较为盛行的儿童智能手表来讲,有观点认为全年的出货量估计在200万台左右,“整体市场是在一个平稳下滑的阶段,需求增长有限,现有用户该有的已有了。”

智能手环的前景在哪?

毫无疑问,在全球范围内功能单一的智能手环都正在遭遇瓶颈,其不仅是由于来自智能手表的冲击(实际上其所带来的影响要低于早前市场的预期),也来自于其自身创新性的乏力。

那么,智能手环厂商的未来究竟在哪里呢?从目前来看,其主要集中在两个方向:

更专注的:专攻运动拉低价格

尽管单纯的智能手环市场规模的增长正在放缓,但对仅用于运动监测的可穿戴设备的需求依然存在。一方面,普通的运动爱好者始终需要功能更单一、更专注且更低价的智能手环产品;另一方面,来自专业运动员的需求则集中在更、更高端且更具适应性的设备。对于前者,在国内市场,这事儿已经被小米给干了。

更多元的:转型做智能手表

来自市场调研机构Gartner的报告认为,到2020年,智能手表产业将有四大巨头:传统表商(卡西欧等占30%)、苹果(20%)、电子品牌(华为等占15%)及其他数码厂商(Archos等占35%),Apple Watch不算低的售价及其定位显然无法覆盖到大部分有需求的人群。目前,包括Fitbit在内的智能手环厂商已将目光转向了拥有更多功能的智能手表上。而从前文IDC的数据表格上也可以看到,从市场规模的角度来看,儿童手表等垂直领域也不乏机会。

作为可穿着设备兴起早的带动者,智能手环的“功绩”显然不可忽视,但其确实“消损”的太快了。

而当我们回顾起短暂的兴衰史,也会发现,在智能的大潮中,智能手环更多的扮演了敲开那扇智能大门的角色。如今,拓荒重任已然达成,被更具创新性的可穿着产品替代便也不足为奇了。

节后汽车保养教你六步搞定
南京千余家楼盘可贷公积金
心理健康男人为什么怕处女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