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养生

深圳市政协将议事厅搬至广场市民现场提问

2018-10-28 12:28:40

深圳市政协将议事厅“搬”至广场 市民现场提问

主持席、辩论台、热点话题、点“赞”点“嘘”牌……每月第三个星期日下午3点,深圳中心书城南区大台阶广场上就热闹非凡,在这样一个开放的公共空间,政协委员们会登上“议事厅”,就大家关心的热点问题展开激烈的辩论。他们的观点、想法除了和现场的观众交流、碰撞外,还随着络及现场报道飞入千家万户。

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,要“健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”,“完善协商民主制度和工作机制,推进协商民主广泛、多层、制度化发展。”深圳的“委员议事厅”,正以新颖的议政形式将政协委员、专家学者、政府官员、普通市民集合成一个整体,搭建起具有鲜明时代气息的议政建言多维空间。

书城南区大台阶被里三层、外三层的人们挤得水泄不通,观众席上点“赞”牌和点“嘘”牌轮流交替,而这一切源于“委员议事厅”一场民生话题的辩论——深圳“小升初”如何才能更公平。

深圳“小升初”目前采用就近入学和积分入学制度,但现场观众半数不满深圳“小升初”政策。有学生家长现场就提出质疑,都是有钱的家长买到好的学区房,就近入学不但推高了房价,还造成了学生入学的不公平;而对于深圳近年来实施的“积分入学”,政协委员陈力鹏认为,这提升了深圳市民的规则意识;但徐龙委员则认为各个区积分条件就有差异,这本身就不公平;尹昌龙委员认为,名校应该增加一个选拔机制,这样才能解决公平与效率问题……一轮轮的唇枪舌剑后,大家基本认同“小升初”问题并非由于政策制定引起的不公平,而在于教育资源配置的不公平,如何更进一步公平配置教育资源,是今后深圳应该努力的方向。对委员的讨论意见,当场就有超过六成观众举起了“赞”牌。

这样激烈的辩论交锋,深圳“委员议事厅”今年已经进行了9场,议题涵盖雾霾治理、垃圾减量分类、养老、医患关系等市民普遍关心的话题,规模和影响力越来越大,各界对这种新颖的“议政”形式也越来越认同。

深圳市政协主席王穗明表示,政协工作应该深深扎根于群众和社会之中,做党委政府沟通社会的通道,做集中和反映群众诉求的桥梁。深圳政协推出的“委员议事厅”,就是要努力创造一个议政建言的新平台。

深圳市政协从今年2月份开始推出“委员议事厅”,固定每月第三周周日下午在深圳中心书城南区大台阶广场举行,完全向市民开放。每期选择一个主题,由各界别组织承办,全年议事话题在年初就向市民公开,每期邀请6—9位议事嘉宾,包括政协委员、专家学者、政府职能部门人员和热心市民。议事形式借鉴电视辩论等新颖的形式,包括主持人导入话题、专家评述、委员议事、市民点“赞”点“嘘”、抢“唛”发言等环节。现场两块各12平方米的LED屏幕不断播放各类数据、委员调研情况,甚至现场连线国内外专家学者共同参与议事。“委员议事厅”不追求达成一致意见,无需做出终结论,只是给社会各方提供一个交流、碰撞的平台,目前已初步形成相对固定的议事模式。

公办养老机构一床难求,而民营机构门可罗雀。深圳养老问题成为“委员议事厅”的主题。政协委员李建华在现场讨论的时候,毫不讳言地指出,深圳次用拍卖的形式出让两块养老用地,其中一块底价达到2.8亿元,规划建设养老床位300张,再加上建设成本和其他成本,一张床位的实际投入需要250万元左右,一张养老床贵过一套房,这样的局面如果持续下去,民办养老机构肯定难以为继。针对“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”,政协委员赵明昕则提出疑问,未来房价和人民币的走势都还不明确,以房养老的模式“靠不靠谱”还很难说。

王穗明介绍说,在筹备每期“委员议事厅”过程中,各个组织方都会尽可能地收集整理相关提案,并就此展开深入调研;举办过程中,嘉宾们畅所欲言,充分表达观点,形成观点交锋;与市民群众及职能部门互动,为市民答疑解惑,这既推动政府职能部门改进工作,也积极引导广大市民理性思考,倡导和引领的是一种我们这座城市所需要的协商文化。

深圳市民政局局长杜鹏向介绍,在“委员议事厅”上听到政协委员如此鞭辟入里的分析时,他更加感到养老事业压力巨大,他肩上的重大。他要坚决做到的事情是,那些想拿养老用地囤地的开发商,他一定要堵住他们改变用地性质的任何退路。

深圳市政协办公厅副主任崔闽融介绍说,“委员议事厅”活动选题基本上都紧贴民生和热点问题,部分议题应该说还具有一定的敏感性,这激起了市民的参与和关注热情,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社会对于所讨论问题本身的关注度。而且活动突出“议”字,一般由嘉宾进行正反辩论,提供参与者思想碰撞的平台,让各方充分表达观点。

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主任刘忠朴认为,“委员议事厅”有助于化解偏激的观点,让不同观点碰撞、交集、引导、融合,趋于一致。让市民多角度了解社会问题的各个立面,有助于将社会矛盾化解于无形。

“‘委员议事厅’是我们探索推进协商民主的一个新途径、新形式,也是落实党的群众路线的具体举措。”王穗明认为,“委员议事厅”的实践符合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。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,有在践行党的十八大精神和习总书记的要求上,加快步子,积极探索。

“‘委员议事厅’给委员们履职也带来了很大变化,过去对政协委员履职的要求是能够写提案和建议,开会讨论时能够积极发言。现在‘委员议事厅’将委员履职要求大幅度提升,能够出镜,能够进行电视辩论,能够现场给市民提供解释和咨询,需要有的放矢,说事实,讲道理,同时也需要说与老百姓合拍的语言,不能是套话、空话。但又要传递理性声音,引导城市的协商文化。”深圳市政协常委、“委员议事厅”第八期主持人王海鸿说。

在王海鸿看来,“委员议事厅”不仅仅是委员的议事厅,也是界别的议事厅,它实际上是建立了一个各界别与市民直接沟通的管道,发挥了政协发散性组织的优势。“委员议事厅”事实上已经成为政协委员参政议政新的平台,同时也是政协委员提升自我的平台。

深圳市政协委员谢频则认为,委员议事厅把协商民主的平台搬到市民中间,进行科学、理性的协商和沟通,这有助于化解社会矛盾,有助于传播理性的声音。“委员议事厅”作为一种开门的协商议政,突破了政协通常闭门开会的方式,和市民形成了有机的联动,更接近基层,更接地气。

“这也是社会治理模式的一种创新。已有的政策、将有的政策在这里都能听到‘直面陈辞’,是另一种形式的‘咨询会’。”农工党深圳市委会主委陈思平认为,在很多问题上群众有意见,怨气多来自信息不对称,“委员议事厅”所搭建的议事平台将委员、专家、职能部门和市民集合在一起共同议政,互相沟通,有助于互相之间消除误解,从而进行科学、合理的决策。

万科金域华府
招商公园1872
蓓俪芙养森瘦瘦包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